公司分类
联系我们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准 > 公司新闻
我和杭马那些不得不说的

发布者:admin  2017-12-16

  尽管我在小学时就对体育很感兴趣,曾多次获得过杭州市中会和浙江省大会等比赛男子100米、200米的冠军,但长跑却一直是我的“软肋”,大学时只要教练布置有氧长跑训练,我总是偷懒,腿伤或肚子痛是常用的借口。长跑对于我来说,不要说跑,就是看着也累。但没想到的是,从年轻时开始的厌恶长跑到年过半百后爱上长跑并使其成为生活一部分,转变如此巨大,连自己都感到惊讶。人生有时就是这么的不可思议。

  近几年来,我陆陆续续参加了多个城市马拉松比赛。尤其是近三年的杭马,由于有了赞助商广汽本田的特别邀请,我也就没有了其他跑者全凭手气才能参与的担忧。

  1987年首届杭马(那时还叫杭州西湖桂花马拉松)时,我还在部队服役。由于部队的驻地在紧挨着西湖边,所以一抬眼,杭马就在眼前了。那时,除了在赛道边看着各色跑者在眼前一闪而过鼓掌助威之外,自己就是一个路人甲的角色,并无参与其中的想法,哪怕一时的冲动。此后几年也是如此。

  1993年,我离开了部队。由于有着大学体育本科田径专业毕业的经历,考入了杭城西湖之声电台后成了一名体育记者与体育节目主持人。从第7届杭马开始,报道杭马成了我每年都需要做的采访工作,也正因此,对杭马的了解也就更深入了一些。在2006年和2007年(第20届杭马和第21届杭马),西湖之声电台与杭马组委会有一个深度合作,电台的移动直播车现场直播杭马的实况。在网络还不如现在发达的当时,我们的3G移动直播车音质流畅地完成了移动直播任务。(图中紧跟计时车后的就是西湖之声3G移动直播车)

  记得2006年杭马时,我担任现场连线主持人,并邀请到了时任浙江省田径队领队吴建伟先生担任解说嘉宾。在前后近三小时的直播时间里,由于得到组委会的特别允许,我们的移动直播车可以在不影响比赛的情况下随便行驶。我们的移动直播车不时的将广播信号切入电台直播间,我们则将近距离观察到的赛况通过移动传输信号及时通过电波播发了出去。事后得到的反馈消息,现场直播很成功,得到了杭马组委会的高度评价。这场马拉松电台直播开创了杭马媒体直播的先河,也是一家广播电台在近三小时时间里,可以打破正常的节目顺序,适时的插播来自于马拉松现场的声音。(下图为笔者在采访冠军获得者)

  由于有了第一次和杭马的成功合作,2007年的第二十一届杭马时西湖之声再次与其合作电台移动直播,那年我与另外一名同事朱亮亮担任现场主持。

  杭州马拉松比赛移动直播的成功,对于杭马,对于西湖之声电台抑或对于我与同事来说,都是一次里程碑式的经历。

  中年油腻是生活不规律的媒体工作必有的附属品。我也从以往的180cm/75kg,猛增到180cm/98kg。瘦身健身想法时时会有,但最后总出现“想想激动,最后不动”的结局。直到有一天偶遇一位一眼没认出、成功减肥25公斤老朋友时,瘦身健身的想法才线月,我开始了规律性的运动。经过了一年健身房“撸机”后,突然感悟到应该去室外跑步!于是乎,经历了很多跑者都会经历的过程,跑步——添装备——再跑步。但那时每次的跑量也就是五六公里,月跑量也不到七八十公里。一年半后,体重逐渐降到了81kg,几乎降了20kg。原先的衣服都嫌肥了,重买。照镜子看见自己也能穿紧身衣了,成就感油然而生。跑量和跑步的频次也逐渐增多增高。自此也悟出了人生道理——只要想做,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真正促使我跑步的是广汽本田。2015年,接到了广汽本田参加杭州马拉松的邀请,跑了一个7公里的小马,用时39分多一点。对于大学专研短跑的我来说,尽管参加过无数大大小小的跑步比赛,但在公路上比赛还是第一次。更没没想到的是自己会就此跑“上瘾”并乐在其中。此后,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接连参加了武汉马拉松、成都马拉松、广州马拉松、宁波马拉松、舟山马拉松以及杭州马拉松。其中,参加最多是杭州马拉松,从2015年的小马到2016年、2017年的半程马拉松。不管是兴奋的前往赛地的路上,还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的途中,跑马带给我的总是愉悦。通过跑马完成一次次自己心灵与身体的对话,这样的感觉只有跑者才能深刻体会。

  多次跑马的经历的确很棒,让我感受到了平日里孤独的跑者,在比赛时会遇到这么多志同道合的人。当初选择跑步,是为了瘦身健身,但持之以恒的强劲动力,则来源于广汽本田组织的跑团——RUN FOR FUN。这是一个由有着近百人的跑步团体,微信群里面除了跑步打卡的外,更多的是跑者励志的故事,大家在微信群里彼此鼓励、相互点赞,把冷冰冰的文字变成了火热热的情感。由于群里的绝大多数人都与汽车(汽车记者或汽车厂家工作人员)有关,所以只要有厂商的活动,大家就不约而同想到了约跑。以至于我现在都会养成一个习惯,只要出差旅游去外地或国外,背囊中一定有一双跑步鞋和一套跑步衣服。

  写到这里,不得不说说另外一个著名的跑团——汽车人快跑团。这个跑团团员更多,辐射范围更大,月跑量四五百公里的大有人在。我也是在2015年广州车展期间,应谢涛团长的邀请,去跑广州生物岛而加入其中的。在那次约跑中,认识了宝爷、骚尼、胡津南等圈内大神。在我看来,这些跑者就像神一样矗立在群里,抬头一望,金光闪闪。我一直好奇,团长谢涛至少不是一个很勤奋的跑者,但他有怎样的能耐将这个跑团“经营”得如此鲜活?谢涛也是神。

  在我看来,用脚去丈量是了解一个城市最好的方式之一。至今,日本、澳大利亚、德国、泰国、捷克、荷兰等国家的二十多个城市以及国内数不清的城市已留下了我跑步的足迹。继续跑下去,在跑步中体会生命与生活的真谛。



上一篇:穆帅:C罗和贝利一样写进历史 我和他没矛
下一篇:没有了